我不是不喜欢男人的歌声,只是觉得,在Folk界,最近的优秀歌手中,女性歌手确实比较多。我能接受的男性歌手,大多是上世纪80年代之前的人物,最近狂爱上了一位歌手:Dar Williams(还是女性~),所以就把她的资料简单翻译了一下,以记录下又一个我喜欢的民谣歌手。

Dar Williams

Williams出生于纽约的Mount Kisco,但是在Chappaqua跟她的两个姐姐Meredith和Julie一起长大。在一次采访中,她把自己的父母描述为“崇尚自由、有爱心的人”,并且在自己的早期职业生涯中给予了自己巨大帮助。Williams在9岁是就开始弹吉他,2年后,她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首歌。然而,年轻时期她更感兴趣的是戏剧,并且在Wesleyan University主修戏剧和宗教。

Williams在1990年移居到了波士顿的Massachusetts,开始进一步发展自己的表演生涯。她在波士顿歌剧公司担任了一年的舞台经理,同时开始一边写歌、录制Demo、上声乐课。她的声乐老师鼓励她试试去咖啡屋进行现场表演,但是这个时期的波士顿民谣环境非常恶劣,以至于她在表演时受到了极大阻力,最致命的是,她还要和自己的怯场斗争……1993年,Williams搬到了Northampton。

在Williams的早期职业生涯中,她因为Joan Baez而获得了一定的知名度,因为后者录制了一些她的歌继续阅读

互联网和Folk音乐的数字化(21世纪)

纳斯达克的Napster广告已经不复存在

纳斯达克的Napster广告已经不复存在

1997年,互联网用户越来越多,与全世界的人们进行交流成为可能。我更愿意称这个时期为在线聊天纪元 : ),我们接受到许多新的概念,比如聊天室、即时通讯。

这种自动化的交流方式自然而然地为独立艺术家们铺设了一条宣传自己音乐的道路。艺术家们使用互联网作为开发市场的工具。这为所有流派的艺术家都带来了好处,但是Folk歌手们的收益尤甚。

世纪之交时Napster的出现引起了版权方面的激烈争论,更加容易被公众接触到的音乐应该怎样生存,艺术家们日益萎缩的生存空间怎么挽救,这些问题都在一瞬间被摆上了台面。突然的,Folk音乐界数十年来一直面对的问题,也变成了主流音乐家、主流音乐公司的难题。

自 从Folk音乐的历史开始,Folk歌手就处于版权、唱片工业的边缘,他们很适应版权被滥用的新时代,所以他们能顺应这个趋势,他们的技艺不会被美国文化 的突然拐点而影响。反过来说,数字化音乐更像是上帝赐给Folk艺术家的礼物,尤其是Folk歌手们往往无法承受不断巡演的花销,这次,他们不用巡继续阅读

Ani Difranco与Indie Folk革命(20世纪90年代)

Ani Difranco

Ani Difranco

20世纪90年代早期,另有一批年轻人聚集到了乡村周围的城市里,大多数在Austin和Nashville。这时还有一位纽约州的singer- songwriter在这个10年的初期掀起了一阵波澜。水牛城的Ani Difranco再次制造了一个文化奇迹——就像许多Folk歌手那样,她几乎是个意外。

不要怀疑Ani Difranco没有生活眼光,没有打扮得体的能力,这些怀疑最多都只是臆测。进一步说,她有坚定的个人意愿,不愿与唱片公司签约,因为这些唱片公司都不接受她的政治见解,让她不能再做一个诚实的singer-songwriter。

90年代末期,主流媒体们终于“发现”了Ani Difranco,发现了她的音乐,那种完美融合了差距巨大的Punk和Folk的音乐。Ani Difranco把各种世界韵律和街头世俗合并,形成了自70年代以来最模糊的流行Folk音乐类型。

Ani Difranco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独力引领了独立音乐冲击主流音乐,也许可以说这样继续阅读

Folk-pop的新浪潮(20世纪80年代)

Suzanne Vega

Suzanne Vega

无论在多么复杂发展变化之下,纽约永远拥有一个稳固的Folk音乐圈。即使在20世纪80年代,当Folk音乐快要从主流音乐世界消失的时候,Folk 歌手们还是聚集在了 Jack Hardy 的 Fast Folk 杂志周围。

登 上Fast Folk舞台的艺术家有很多人,包括John Gorka、Shawn Colvin、Nanci Griffith。有些人几乎在整个80年代都没有在人们的视线里出现过,因为那时电台的主流音乐是 Seattle Sound,最后这些艺人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才开始登台表演。

虽然如此,一位叫做 Suzanne Vega 的纽约范儿词曲作家还是让整个80年代渗透着 synth-pop 的“3分钟节奏”。 Suzanne Vega 也是 Fast Folk 的一名成员,她发行了一首关于家庭暴力的歌曲“Luka”,这首歌出自于 Suzanne Vega 的第二张专辑,但是这首歌与同期其他歌曲有着完全不同的简洁明快的编曲风格,就像 synth-pop 那样偏于流行。“Luka”极大震动了各位歌 手,震动了80年代的这个瞬间,它让歌手们开始思考,是不是该让这个时期的Folk音乐都去那个“cool”的王国。

也就是在这个时 期,1986年Paul Simon凭借他85年发行的专辑《Graceland》席卷了格莱美奖,这张经典的专辑融合了当时的pop-rock和Folk,并且用默默无闻的南非继续阅读

James Taylor与感情丰富的Singer-Songwriter(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中期)

James Taylor

James Taylor

60年代末期至70年代,见证了一批感情细腻的singer-songwriter广为流行的风潮,像James Taylor这样的Folk-pop艺术家重新登场。在这些singer-songwriter之中,比如Cat Stevens、Joni Mitchell,他们都展示出了一种巧妙的诗意境界和不失自我的旋律。

James Taylor的歌曲倾向于爱情主题,而Simon & Garfunkel这样的艺术家则喜欢表现希望、幸福、乐观。Simon & Garfunkel以英国民谣“Scarborough Fair”为基础,重新编曲演绎的版本,也是这个时期的一首经典。

同时,画家兼歌手的Joni Mitchell,成为了一位广受欢迎的singer-songwriter,尽管她的歌曲比Bob Dylan更加个人化,充满自省。继续阅读

Bob Dylan与Folk-Rock音乐革命(20世纪60年代)

Bob Dylan

Bob Dylan

当60年代Bob Dylan刚到纽约的时候,他便在Gerde’s Folk City开始了定期的晚间演出。50年代产生的Folk-pop奇迹也在这时开始了新发展。

Bob Dylan的早期专辑都无比成功,乐迷们都被他精湛的演奏而折服。他的长体叙事歌曲都是半朗诵半歌唱,还吸收了Woody Guthrie的精华部分并且使之升华。Bob Dylan把社会重大问题重新带回了Folk音乐中,这个举动也使他成为了普通人民眼中的英雄。

但 是,1965年的Newport节上,Bob Dylan与一支成熟的摇滚乐队的合作演出引起了巨大争议。这场演出上,他成为了电吉他手的一元。更让Folk歌手们无法接受的是,Bob Dylan使用摇滚乐演奏了众多他的Folk歌曲。著名的Pete Seeger就对BobDylan的做法表示了愤怒,他说,他真想割断Bob Dylan的喉咙。不过,即使是Pete Seeger也未能阻止一个新的时代——Folk-Rock的时代到来了。继续阅读

The Weavers,Kingston Trio,和Folk-Pop的兴起(20世纪50年代)

The Weavers

The Weavers

在Almanac Singers解散之后,两名原Almanac的成员——Pete Seeger和Lee Hays联合Folk歌手Ronnie Gilbert、Fred Hellerman共同组建了第一支Folk-pop组合。The Weavers就这样出现,并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甚至可以这么说,The Weavers是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Folk组合。

考虑 到Almanacs曾经受到的对待以及来自麦卡锡主义的日益频繁的政治审查,The Weavers的成员经过商量后决定努力与政治划清界限。他们录制的一些歌曲没有任何政治倾向,比如有名的那首“Goodnight Irene”。The Weavers创作时把过去华丽的管弦乐编曲带了回来,但他们的歌曲又不失通俗,编曲是完全以流行为导向,这种新型的做法把一些从来未接触过Folk的听 众带进了Folk的世界。

紧随The Weavers的是一支来自旧金山的乐队——Kingston Trio,他们通过充继续阅读

Almanac Singers,Woody Guthrie,和Pete Seeger(20世纪40年代)

Almanac Singers

Almanac Singers

Almanac Singers大约存在了一年时间,这个组合的成员都没有清晰稳固的政治阵线(大部分人都是持摇摆不定的政治观点),不过他们都是彻底的左派,一些成员甚至还是共产党员。尽管这样,Almanac Singers仍然是第一支由专业音乐家为了演唱Folk音乐而组成的乐队,他们也真正地凭借自己的抗议歌曲受到了广泛的欢迎。

Almanacs可以称为Folk领域的传奇。他们之中最有名的当数Woody Guthrie、Pete Seeger和Lee Hays。其中Woody
Guthrie,乐队成立时,他还是南加利福尼亚的一名电台主持人,后来还成为了一位社论撰写家。当然,必要的时候他还是一名四处奔走的唱作人。尽管如此,Guthrie还是把自己的全部演唱生涯奉献给了Almanacs,直到年龄的增加带来疾病的信号,直到他老去。

Pete Seeger毫无疑问是接下来一代Folk歌手的良师益友与榜样。Seeger不愿为自己加入共产党的行为认罪,他也因此登上了黑名单。但是他仍然一首接一首地创作抗议活动题材的歌曲,并且让无数传统曲目重获生机,出继续阅读